蛛姬

       写在前面:并不好吃的OOC的文,好久没有写过这么正经的文了。不会写了。其实 就是为了最后一句话写的。那一句出自《灵魂摆渡》。 




        发丝交错成结,两具躯体在榻上纠缠相融。炽热的情,如一把红莲业火,要将彼此都焚烧成灰。


        上官鸿信重伤初愈的身子,经不住这么激烈的情事,早已经昏沉的睡去。公子开明将那人小心的揽在怀里,如珍如宝。公子开明看着睡着的那人,正想用手去触摸心爱人的眉眼,然而停在半空的手剧烈的颤抖起来,指尖黑气弥漫。公子开明紧紧咬住下唇,颗颗汗珠沿着濡湿额发滴落下来。剧烈的疼痛由全身上下每寸骨头里面传来沁入灵魂,若风暴要绞碎自己的灵魂。这是代价,这是换眼前人回来的代价。然而只要眼前的人还在,那么任何代价便是值得。


        第二日,上官鸿信醒来的时候,一瞬间有些茫茫然。微一动身觉得全身上下都被重物碾压了一遍似的。躺床上缓了好一会儿,正欲起身,却见门扉被人推开,虽然隔着屏风,但是仍令上官鸿信觉得不自在,索性便躺床上不动了。


       “公子醒了吗?”清越的女音传来,上官鸿信觉得这声音有些熟悉,却又想不起来,就跟自己现在所处的环境一样,觉得很熟悉,却想不起自己这是哪里。仔细想想却觉得有些头疼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嗯!”按下心中的疑惑,想来是自己受伤太过的原因。


       “奴婢这就服侍公子起身。”这个侍女的时间掐的很好,想来应该是惯常服侍的。自己对这个女子的声音相当熟悉。


        片刻之后,在侍女服侍洗簌后的上官鸿信,总算想起了自己在哪个地方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嗯,魔世!


        “公子开明呢?”


       “策君在前厅会客,公子若是想去,奴婢可带您前去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必,我四处走走。”


       挥退了婢女,上官鸿信觉得应该走走。他的功体不足之前三成,但奇怪的是自己并未受魔气的侵扰。嗯,可能是跟公子开明有关。想到这里上官鸿信不由得笑了笑,究竟是怎样的缘分,让两人羁绊的如此之深。哈!


  


      时隔数年,俏如来再一次踏上了魔世的土地。这里跟以往差别很大,然而细看却又无差别。


     “策君应该明白,雁王已经死了。”俏如来有双眉紧蹙,不无担忧的道。这太危险,强留已死之人在世,这.......


     “俏如来。既然你说雁王已经死了,那留在我面前的又是谁?”公子开明,道:“啊!!!是鬼嘛!是鬼嘛!鬼嘛!!!”公子开明顺势就往俏如来身上靠,道:“我要鬼干嘛,这是魔世要也是要魔好嘛!!”


      “........”俏如来终于无话可说,心里却有些后悔,他为什么要听某些人的劝来劝公子开明啊啊啊!!!!“公子,请自重!!!”


      “啊~”公子开明,一瞬回到了原来自己的座位,喝了口茶道:“俏如来,这是划算的交易,我替你保证魔世的和平,多余的事情,你最好不要插手。”


       “俏如来明白了,告辞。”俏如来喟叹了一声,决定还是告辞。


        雁王与策君,公子开明和上官鸿信之间,这两个人或者说一人一魔,旁人竟再也不能质疑分毫。


        公子开明,慢条斯理的喝完自己的茶,远远地竟看那人的身影走了过来。遂起身离开,前往那人身边走去。


   其实那人是死是活对公子开明来讲又有什么关系呢。


   我既不得死,卿便不能生。黄泉与碧落当与君同往!


       





评论

热度(1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