蛛姬

长辈们的爱情故事(ABO)一

食用说明:OOC瞩目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本篇为AB0
            相关设定衍生于好友@红缭花疏的“雨露期”一文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没有文笔,干巴巴的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长辈们的爱情故事(一)
        君奉天走到自家门口开门的时候,还能隐隐约约听到厨房传来的歌声,音调诡异独特,高昂扰人。
       “唉!”君奉天闭了闭眼,颇为无力的叹了口气,然后开始了N+1次对自己心软的检讨。神毓逍遥的耳力颇为了灵敏听到了开门声便住了口,然后起锅上菜,对着正在玄关处挂衣服的君奉天道:“师弟,洗手吃饭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嗯”
       君奉天应了一声,便帮忙布碗筷。神毓逍遥对吃向来是极为讲究,哪怕只是两个人简单的吃个晚餐,也讲究着荤素搭配,营养均衡。用神毓逍遥自己的话来讲,吃饭是一件缓减压力愉悦身心的事情,外卖和速冻只是为了填饱肚子。
       餐桌之上讲究着食不言,两人颇为沉默的吃完这顿饭。然而了解自家师弟如神毓逍遥,便也看得出今日自家师弟的烦躁。这顿饭没有延续多久,君奉天收拾碗筷而神毓逍遥正洗着饭后水果。
      神毓逍遥一脸慵懒的往沙发上一躺,一手拿着水果叉往自己嘴里送着水果,含糊道:“师弟,你今天有心事。来跟师兄说说看~”
      君奉天捡了一小块苹果扔在嘴里仔细的嚼着,看着他家师兄这样不修边幅的样子,联想着他来自己家的缘由,不由得皱眉道:“你干脆离婚算了,我可以给你推荐一个离婚律师。”
     “做梦!”神毓逍遥一听,立即炸毛,道:“除非地冥鬼谛跪着求我原谅,不然我才不要离婚呢!”
     “可是,你这样有区别吗!”君奉天无语,每次吵架就往自己家跑,这样不也一样丢面子,跟提出离婚有区别吗!
     “当然有!”神毓逍遥说得斩钉截铁,那么理所当然。然并卵,熟悉神毓逍遥如君奉天知道这是心虚。
     “那我通知地冥把你领回去好了~”说着作势拿起手机。
      “别!”神毓逍遥一把抢过君奉天的手机,扔到一边, 气急败坏的道:“我费了多大劲的从家里逃出来,你怎么可以........”话到后面却是带着几分委屈。
      “离经要回来了!”君奉天看着神毓逍遥的委屈并不为 所动,但是逐客的意思就很明显了。
      “师弟~”神毓逍遥甚为控诉的看着君奉天,讨好的笑道:“正好我也好久没有见小离经了~”
       “起诉离婚,还是回去跟地冥谈!”君奉天不为所动,他觉得自己最近是不是太好说话了,神毓逍遥也就算了反正他是惯犯,连邃无端都是这样子!
      “那随风怎么办?”神毓逍遥立起身来,看师弟神色就知道这次师弟是认真的,可他不想离婚,虽然他也想过,可是.......
     “跟你或跟地冥,又不是养不起。”君奉天颇为认真的建议,老实说他也搞不懂他师兄到底是怎么想的。想起前段时间,非常君跟他倒苦水说每天都被地冥骚扰问神毓逍遥的下落!
       神毓逍遥正准备开口说什么,却被一阵急促的拍门声打断。“咚咚咚”的敲门声完全传递了主人的暴躁和火大。君奉天皱眉去开门,开门后,果然是相当暴躁的地冥。
      也不跟君奉天打招呼,地冥径直走到神毓逍遥面前。“回去!”
      “我不。”神毓逍遥颇来兴致,撸袖子道:“除非你认错!”
       “眩者哪里有错了!”
       君奉天关了门,微怒道:“要打去外面,别在我这里!”
      “哼”
      “哼”
      神毓逍遥悻悻然的将手中的水果叉放下,地冥自觉地搬了条凳子坐在了神毓逍遥的对面。君奉天坐下,颇为认真的再一次对神毓逍遥道:“起诉离婚的官司我可以推介弦知音给你。”
      “君奉天,这是眩者和眩者伴侣的事情,不劳你插手!”地冥带些恼怒的看着君奉天。
      “我只是给我师兄提供良好的建议!”君奉天淡定的看了回去。
     “地冥,给我认错~”神毓逍遥张牙舞爪,果然是因为回了娘家所以气场更足嘛~
      “眩者哪里错了?”
      “你哪里没错?”
      “那你说清楚啊!
      “你看,奉天他每次都是这样”神毓逍遥指着地冥扭头对君奉天道。君奉天面无表情,内心却是糟点太多无力可说。只能拼命催眠自己,师兄一定是跟地冥学坏了,然后起身进房间去收拾他师兄的东西。
      “所以,天跡明明是你无理取闹,好嘛~看,君奉天都已经看不下去了。”地冥看着君奉天起身离开,颇为愉悦的道。
      “我无理取闹,要不是你每晚搞得我睡不好,我会离开!”神毓逍遥瞬间怒火上心,道:“我跟你说过很多次了,我有高血压、有心脏病、有神经衰弱........我需要休息!~”
      “哈~眩者记得上个月私人医生检查的结果!是一切正常!”地冥心情颇好:“再说,你晚上明明也是热情愉悦的一起嗨了嘛!这锅,眩者不背!”
       “带他离开!”君奉天把东西往地冥身上一扔,道:“还有,不要跟孕夫计较那么多!”
      “师弟~”神毓逍遥瞬间可怜兮兮的看着君奉天,然而君奉天只是冷漠的说道:“留下也没有用,离经订了后天去国外的机票,出去一个星期。家里没人!”
      “亲爱的,走吧~”地冥颇为快乐的凑到神毓逍遥身边。
      “老子要跟你分房!你自己去楼上住!”神毓逍遥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,虽然还是不情愿,但还是跟地冥离开了。
      “随你。”不过回家以后,谁知道呢~
      地冥拖着神毓逍遥的东西,离开了君奉天的住所。
     君奉天只觉得世界瞬间清净,然后拿起手机给离经去了一条信息。
     “我订好了机票,明天下午的飞机。旅游路线发你,如何?”

评论(9)

热度(40)